起底交友APP:称兼职日入300陪聊员不乏“孩子他妈”

发布日期:2021-12-13 03:4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打着“真人社交”旗号的恋爱交友APP,和你聊天的却是平台雇来的“陪聊员”?日前,曾兼职过陪聊员的张杨(化名,男)向南都报料称,一款名为“蜜月交友”的APP通过招募陪聊员“当托”,诱导男性充值、送礼从中牟利,陪聊员一晚可分成上千元。

  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,许多真人交友APP均有招募陪聊员,通过陪聊诱导用户充值消费或已成行业潜规则。记者在网上找到不少兼职陪聊员招募信息,称聊天就可日入300元。

  记者暗访留意到,兼职陪聊员大多是年轻女性,但也不乏“宝妈”。有法律专家认为,虚构信息进行交友聊天并诱导男性用户充值的行为,或涉嫌构成新型电信网络诈骗,亟须加强监管与治理。

  张杨自称曾在一款名为“蜜月交友”的APP兼职过陪聊员。他向南都记者透露,虽然该平台对外称“100%真人社交”,但平台的女性用户几乎都是雇来的“托”。男性用户想要在平台聊天,必须充值购买“钻石”,同异性进行的每一次交流都需要收费。因此,这些雇来的“托”通过陪聊诱导男性用户充值消费。“打一分钟视频可以分到2元,对方赠送礼物可以拿30%-40%提成。”

  像这样打着真人交友旗号的陌生人社交APP并不少。近日,南都记者通过主要手机应用市场搜索到多款类似APP,并以男性用户身份进行实测发现,多数APP只要一注册登录,就马上有女子搭讪,发来暧昧甚至露骨的言语,有些言语甚至高度相似。但在APP上,男性用户的每次发言都需要充值。

  以为是走心的交友,没承想是一份早已标定价码的生意。南都记者调查发现,不少陌生人社交APP打着“真人交友”“快速脱单”“同城约会”的名头,但平台的许多活跃用户却可能是受雇而来。有些平台甚至公然招收所谓的兼职“陪聊员”,而陪聊员的工作就是在APP上聊天,诱导用户充值。

  记者检索发现,在网上,这类交友APP招募“陪聊员”的帖子随处可见。“时间自由”“兼职挣钱”“日入上百”“工作轻松”是招募信息里的高频词汇,不少要求必须是“年轻女性”。

  “大量招聘聊天员!日入80-300元+(多聊多得)无需缴纳任何费用!每个月打款两次!做副业和主业都是可以的!”“招聘聊天员(限女生)在我们平台上跟陌生人聊天,用文字,语音,视频等方式进行聊天,聊天内容由自己,只要不聊违法的就行。”发帖人留下联系方式之余,通常还亮出收益丰厚的截图。

  一自称某交友APP招募人员介绍称,在该平台上与男性用户聊天互动、打字、语音、视频或收取用户赠送的礼物,均能得到收入。“与男用户文字聊天0.12元/条、语音聊天0.8元/分钟、视频聊天2元/分钟(总提现大于200元调价到3.2元/分钟),满50元提现,自提次日到账,礼物分成40%。”

  一些女性因在相同的交友APP兼职陪聊员,自发建立群聊。记者暗访进入了多个兼职陪聊员的群。在群里,这些陪聊员通常会对一些男性用户的语言骚扰进行吐槽,但却仍不忘继续吸引对方和自己聊天、送礼。

  通过群聊内容可得知,在APP上从事陪聊兼职的女性大多为年轻女性,部分女性在现实中有自己的伴侣,甚至是“宝妈”。她们主要希望通过陪聊兼职增加收入,而将陪聊看作一份普通的职业,“我陪他聊,他给我钱,央行工作论文建议重视理工科教育 作者均为经济【大会资料】第九届李曼大会演讲PPT资!我们各取所需”。

  尽管经常受到交友APP上的男性语言骚扰,但随便回复一条信息就可以赚到钱,这样的吸引力还是让这些女性坚持了下来。由于不少平台还有“拉新奖励”,群内成员也在不断吸引新的女性加入兼职,让新用户使用招募者的邀请码进行注册。

  不过,记者在浏览网站时发现,有兼职陪聊员的女性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不妥。有人在法律咨询网站留言咨询自己的行为是否犯法,“平台不涉黄,但是跟我们女孩子打字聊天,语音,视频,刷礼物,都需要男人充钱,请问犯法吗?”

 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晓春认为,如果有男性陪聊员扮成女性用户,或者女性陪聊员在和男性用户沟通的时候,并非真实本着网络交友的意图,而是以让对方充值为目的虚构聊天信息,并且这些虚构是经过培训、拥有系统的话术的,那么平台和这些陪聊员可能构成违法,甚至犯罪。

  “如果说网上这类交友APP数量很多,那么监管部门应当完善举报机制,让更多网友参与到对此类交友APP的监管、核查中来。”刘晓春称,此类交友APP可能不仅涉嫌诈骗等违法,还存在一些违反公序良俗的行为,需要相关监管部门积极开展网络治理行动。如果平台的用户认为自己受到了欺骗或者误导,也可提起诉讼,依法维护自身权益。

  中国互联网协会法工委副秘书长、律师胡钢则认为,此类交友APP和陪聊员诱导用户充值、送礼的行为,若情节严重可归纳为新型电信网络诈骗范畴。